2021年10月27日星期三

在中国是西医,在加拿大为中医针灸师。



10月25号拿到加拿大安省中医师和针灸师的执照,将成为这里的赤脚医生。


从2008年1月开始,到2020年12月底,三年在安省中医学院。我完成了中医四年的课程。一共3150小时。这当中包括了800个小时的临床实习。用课余,周末还有假期在学习每门课之前学习了中文的中医的相关课程内容,利用网络视频教学文件学习了中医四大经典著作。通过了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中医知识问卷考试和案例考试。还通过了安省的中医针灸相关的安全和法律条文的考试。然后又通过政府的各种审查,终于成为了加拿大安省的中医师和针灸师。从10月25号开始,我就是这里的一个赤脚医生,从事中医和针灸治疗的个体户。 凭着自己对中医的一腔热爱,从55岁到57岁之间,用英文完成了中医的学业,58岁在加拿大安省拿到了中医针灸的执照。


回想起来,按照父母给我的选择,在1979年9月,我不满16岁步入医学院校,学习西医5年,1984年8月。不满21周岁成为一名皮肤科医生,从事门诊,病房,教学工作,从住院医生,主治医生,到副主任医生,认认真真,踏踏实实的工作了21年,直到出国为止。。无论是在门诊还是在病房,对待病人重要的治疗,都是守在病人身边或者把病人留在身边观察半个小时。许多病人因为过敏引起的低血压休克前期,表现为头晕,坐不住等等。都是在我身边的诊察凳子上躺着,皮下注射肾上腺素,然后观察半个小时。我就是不放心他们到留观室,就是要在我眼睛能看得到的地方,我才放心。在工作当中遇到过很多的危重病人,在我手里,没有签发过一例死亡证明书。可以说我很幸运,但我认为是我这么多年的认真和坚持,才交出了这份答卷。


多年的西医的经验,对我学中医有什么帮助呢?有很大帮助,就是我敏锐的观察能力,分析能力和冷静沉着果断,做决定的能力,这些将帮助我从事中医和针灸的诊断和治疗。


在中国,政府给了我助学金,奖学金,我完成了学业。我努力工作了21年。如今安省政府也给了我助学金奖学金,我按照自己的心愿,完成了中医针灸学业,拿到了执照。我打算也希望我能在这里工作那么多年,做一名称职的赤脚医生。